第03版:新闻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莱索托深夜响起的急诊电话
宁夏中医医院名医工作室建到基层
厦门心脏中心开通24小时热线
江西全面执行药品带量采购
图片新闻
甘肃对短缺药品磋商撮合议价
在变迁中守护好网底
空地上建起新卫生室
百年老院的雄安梦想和机遇
山东垦利打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组合拳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版面导航   2020 年 1 月 2 日 星期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消除医卫服务空白村·安徽
空地上建起新卫生室

□首席记者 姚常房

“赵医生,上班啦!”听到有人叫,正在用健康一体机为王大妈测血糖的村医赵学祥扭头笑了。这一天是2019年12月15日,也是安徽省望江县天河村卫生室开诊的日子。赵学祥、张和斌、段爱忠和徐景义4位医生,不约而同从自家的小诊所,走进了新建的天河村卫生室。

这里既是农村,也是城市

跟我国大多数农村一样,天河村正经历着巨大的变迁。一边,工厂、企业办到了村里。2000年后,老天河村和其他村庄合并成新的“天河村”,因为距离望江县县城仅10几分钟车程,而快速“走”到了城乡接合部的位置,成为望江县经济开发区所在地。目前村里有一家酒厂和一个汽配公司。另一边,城镇化带走了村里大部分的精壮劳动力。现在,户籍人口多达5900余人的天河村,一半多人口在外务工,留守的多为老人、妇女和儿童。

在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双重推动下,村子形态和居民结构发生了变化。这种转变也投射到了最基层的医疗卫生服务机构上。最醒目的是天河村卫生室变成了“天河社区卫生室”。而这正是社会发展的结果,因为这里既是农村,也是城市。

天河村还有更为特殊的一面。它所属的望江县是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,也是安徽省9个深度贫困县之一。天河村虽然地处开发区,但村民并不富裕,对花小钱就近看病、就近享受健康服务的需求比较迫切。2019年年初,安徽省对类似天河村的161个行政村无村卫生室,建立台账、分类指导、逐一销号。对照“基本医疗有保障”标准要求,按照“填平补齐”的原则,加强村卫生室标准化建设,完善基础设施环境,配齐配强人员设备。

两个月前,天河村卫生室所在的地方,还是一片空地,周围是菜地、住户、健身广场,还有几颗挂满果子的橘子树;4位医生还在各自家里为村民提供服务,没有诊疗床,更没有健康一体机。

现在,马头墙、小青瓦,新建的天河村卫生室徽派气息十足。140多平方米的业务用房“五脏俱全”:贫困人口一站式结算窗口、全科医生诊查察、公共卫生室、治疗室、健康宣教室、药房、洗手间等。4名医生中,1人为临床执业医师,另外3人是注册乡村医生。

有单位有组织,心里踏实

村卫生室成立前,天河村共有7名医生,在自家小诊所给人看病。时代在发展,村级医疗卫生服务转型升级,小诊所也慢慢退出历史舞台。然而,大部分医生已经干了二三十年,突然的转变让有些人有点不适应。

“有两位已经转行了,还有一位去了县城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。”张和斌说。现在,只有张和斌与另外3名医生留了下来,成了村医的“正规军”。

“好多事都在抢时间。”第一天上班,4名村医都有点忙乱。“11点,我和段医生先回家吃饭,12点回来接班。”张和斌骑摩托车10分钟到家后,开始做饭,半个小时后开饭。匆匆吃完饭,又送孩子去补习班。11点58分,张和斌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卫生室。

有单位有组织,让这4位医生心里很踏实。“从此以后,有了真正属于我们的工作舞台。”首任村卫生室主任、村医段爱忠现在心情很愉悦。1989年,段爱忠从原安徽省六安卫生学校毕业后,就在家里开起了个体诊所,一干就是30年。“自己单干,虽然时间自由,但是风险太大。”段爱忠一想起2009年的患者青霉素过敏事件,仍心有余悸。

除了对风险的担忧,张和斌道出了大家愿意抱团扎根卫生室的另一个考虑:“以前有时候遇到不常见的病例,我会束手无策,现在大家在一起,还能商量一下。”(下转第3版)(上接第1版)

不仅村医找到了组织,村民也多了一个能坐坐的地方。在健康宣教室,五六位大爷大妈围坐在电视机旁,听着用黄梅戏改编的健康宣教歌曲,有人不自觉地跟着哼了起来。

村卫生室的好处还有很多。“以前,在家挂吊瓶,医生没时间一直守在咱家,总担心打完了怎么办。现在在卫生室,就不怕了。”马大爷说。王大妈说,以前,赵医生光跑腿了。现在,在卫生室,10个、20个都能一起看。

留下来,是想着退休后有盼头

“村医现在留下了,以后会走吗?”对当下的村级医疗卫生服务来讲,这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。

“孝子呀,我们也是沾了他父母的光。”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临床专业、在三级医院工作过的赵学祥,在村民眼中“有技术,态度好”。十几年前,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,赵学祥放弃了留在三级医院的机会,回村当起了村医。前几年,赵学祥父亲去世。乡亲们的担心多了起来:“人往高处走,这么好的医生,总有一天要走出我们这个小村子。”

村民的担心不无道理。“两个村医为什么转行,还不是觉得收入少,后续养老没解决。”张和斌说,以前自己开诊所,一年收入四五万元,现在算下来一年也就三万元左右,比原来少了至少1/3。

“愿意来卫生室的重要原因,就想着将来退休后能有个盼头。”段爱忠道出了4位医生的心里话。现在,4位医生都已经四五十岁了,退休待遇是一个迫切而现实的问题。然而,跟全国很多地方一样,村医仍然是半农半医的身份,尽管退休后有村医补助,但是距离真正的“养老”还有距离。

让他们高兴的是,安徽省加强村医队伍3年行动方案已经摆在了省政府的案头。据悉,这份文件主要解决的是村医待遇问题,包括收入、养老保险,以及相关补助等。先通过3年推进固定下来,然后建立长效机制。

除了硬件加强外,医生能力提升很关键。4位医生都很好学。徐景义2019年10月开始读安徽医科大学口腔专业的专科,老师线上教学。一年学费3850元,还有800元书本费。“全部自费的,等拿到大专学历,我就可以参加助理医师考试,拿到助理医师证书后,就能参加执业医师考试了。”徐景义清晰地勾画出了自己的深造之路。“家里有很多书,经常复习,想着合适的时候拿个中医全科资格证。”张和斌也有自己的打算。

村医除了自学,还有望江县组织的集体学习。该县县长霍辉说,每年会通过短期理论集中培训、临床实践课程、远程教育及对口帮扶等方式,保证村卫生室人员每年至少免费接受一次岗前技能培训。

        版权声明:
        1.凡本网注明"来源:健康报"或"健康报网 ** 电/讯"或带有健康报网LOGO、水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健康报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
        2.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、网站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及作者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
 
匿名
注意:
 1.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 2.健康报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。
 3.您在健康报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,只代表您个人的观点。健康报网有权在健康报及其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言论。
 4.如有意见请给master@jkb.com.cn发Email反映。
     

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


 

 
Copyright(C) 2019 健康报社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
健康报社地址:北京市东直门外小街甲6号   邮编:100027
网站信箱: 联系我们
京ICP备0502624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