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报社数字报刊平台
  第01版:新闻 4下一版
 
标题导航
返回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8年5月15日 星期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陪伴疼痛
朱成玉

前阵子岳母心脏不好,每天总有几个时间段会疼得掉眼泪。我们联系省城的医院,安排岳母住院治疗。家在农村的三妹说,我去陪护,你们该上班的上班,尽量别耽误工作。“我不能替妈疼,但我可以陪着她疼。”

夜里,三妹困极了,就偎在母亲身边睡着了,那一晚母亲也难得地安静。醒来的时候,母亲正慈爱地看着她。然而,她看到了母亲嘴唇上的血渍!原来,母亲疼了一晚,却怕惊醒她,就拼命地咬着嘴唇,忍受着刺骨般的疼痛。

三妹的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,埋怨自己睡得那么死。母亲说:“你太累了,歇歇吧。你这么抱着我,我还真就不那么疼了。”

岳父每天和岳母通电话,询问病情,医院人满为患。我们不让他来,他说:“没啥,就是想陪陪你妈。”老岳父来了,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,他就那么一直站着,一言不发,看着岳母打针吃药、拉屎撒尿。

这种陪伴,无法替代。

永远记得,遭遇血光之灾的那个深秋,我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了三天三夜,事后才知道,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儿也一直在门口守着,看到我终于从死亡线上爬回来,才红着眼睛离开,并且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的家人。

这个世界上,有更多的人愿意和你分享快乐,只有很少的人,心甘情愿陪着你疼。正是因为有他们陪伴你的疼痛,你的疼才减轻了一半。

《光明日报》2018.05.04朱成玉文
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Copyright(C) 2006 健康报社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
健康报社地址:北京市东直门外小街甲6号   邮编:100027
网站信箱: 联系我们
京ICP备05026241号